学生信息:汪庭云,清华大学经济、金融与管理大类经96班,高中毕业于重庆市巴蜀中学

2019年11月6日,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日子,在遥远的首都北京,在银杏金黄的清华园,我们的小汪同学迎来了18岁成人礼。同寝室的小伙伴准备了精美的生日蛋糕,班级还发表了祝福满满的生日推,字里行间流露出控制不住的欣喜和期许。在最美好的青春年华走进自己朝思暮想的高等学府,和一群志同道合的小伙伴共同奋斗在追梦路上的女儿无疑是幸运的。

回望女儿成长之路,平平淡淡顺其自然,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规划或刻意安排。就连她的名字我也只是从偶尔看到的一句话“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选取了庭云二字,不经意多多少少迎合了她淡定从容的气质。

转眼间女儿走进清华园已有了大半学期,不知此时的她正在忙碌着什么。是在家长群曝光率极高的紫操挥汗阿甘跑,还是在网红四教撰写数千字长文?我常常这样想着、想着,思绪不由自主地被带回了刚刚过去的那个盛夏。

19年高考恰逢端午小长假,我也顺理成章成了千千万陪考大军的一员。高考前夜,学校操场已经封闭,班级也早早地下了晚自习。低年级的学生都放假了,很多陪读家庭也临时搬离学校周边地区,校园特别安静。

我们一家人来到校门口,看着整修一新的水池和“公正诚朴”幕墙,讨论着新修的游泳池究竟有几条泳道。女儿说:“游泳池修好了,我却要离开了。”大战在即,胸有成竹也好,大局已定也罢,她流露的更多的是对母校难以割舍的留恋。回到家,看时间尚早,我们各自找来一两篇自己喜欢的文章,你读我听。说来也巧,她朗诵了《少年中国说》,第二天作文素材就有五四运动等相关章节。

开考前我站在住家单元门口目送女儿走进考场,看着她如往常一样地走进教室和同学汇合,然后三三两两有说有笑走进待考区,看着她和送考老师在最后一道安检门前微笑击掌,看着她开怀大笑的巴蜀表情实时登上当地媒体头条,我百感交集默默祈祷。第一场语文波澜不惊,我甚至都懒得问她看到作文素材时有没有窃喜(我想她大概也不会吧)。下午数学的“小创新”多少打乱了点她的节奏,让她感觉到有力使不出的别扭。那晚自习她请假在家休息,时不时翻看些理综资料。我“有意无意”地播报几条数学的吐槽和专家点评,让她多少也了解一点外面的世界。

按理说,考试期间谈论前一科是大忌,我想非常时期就来一次非常选择吧。期间她冒了句“138还是148,对我来说没有实质影响。”然后又自顾自做自己的事。那一刻我分明清晰地感受到她的释然。第二天的理综和英语风平浪静,考完后她立即返校进行了成绩预估。按照惯例,她的分数是秘密。那晚最后一次接她放学,我们一起挨个向年级老师致谢。从她和老师温暖的对话中,我似乎读到了她那个“要靠裸分考进自己理想专业”的小目标即将实现。

一年一度让多少人多少家庭牵肠挂肚的高考,就这样落下帷幕。我和女儿互嘲互损“分分分家长命根”、“不努力将来就读爸妈学校”的十二年就这样被尘封。有人说,高考,无非就是很多人同时做同一份卷子,然后决定去哪一座城市。最终发现,错的每一道题都是为了遇见对的人,对的每一道题是为了遇见更好的自己。

我多么希望她能借助高考的机会走进更高层次的学府去完善和丰富更美的自己。高考后的日子,女儿并不清闲,忙着着手班级毕业晚会事宜,也算是尽班长的最后一次职责。我也彻底放了手,远远地看着她“折腾”。

“看时光飞逝,我祈祷明天,每个小小梦想都能慢慢实现……”很庆幸,18年来我从未缺席过孩子成长的重要历程。我结识了不少她的同学、朋友和老师,深度参与了家校建设和日常学习生活,在枯燥无味的数字游戏中斩获并消灭她的小马虎;在随心堆码的文字中品味分享她的小确幸;在有一句没一句的天马行空中去认识和理解她的世界。

在和女儿的朝夕相处中,我学会了站在孩子的视角看孩子,给她尽可能多的信任和肆意妄为的空间,做好那个给她托底的人。发现好的苗头,旁敲侧击积极引导,给予协助和支持;发现问题,用孩子的方式和她对等地沟通与交流。孩子的成长历程,反过来也带给我一些人生的启迪和思考,在这个多元的世界里更好地前行。

伴随着孩子一天天长大,我也在慢慢成熟。孩子常说:“遇见清华,就好像一条河流遇见另一条河流,各自有着珍贵的起源,而在同一个地方汇聚,共同探索前路,朝着未来不停息地向前。”我也期望能在这个盛世时代,和孩子一道,跟着清华向前走。

来源:清华招生 图文 | 汪庭云爸爸 封图 | 康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